目路教育援港抗疫丨首批援港物資啟運馳援香港
2022-06-15 17:05:41 來源:壹點網

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顆星星,如果我會發光,就不必害怕黑暗。

——王小波

 

我第一次到香港是2012年,對,就世界末日那一年。依稀記得在鬧鬧哄哄的深圳灣,坐在滿是聽不懂的聲音里的大巴,全程懵逼的到了香港沙田新城市廣場。

不知為何我媽給帶了羽絨服和冬天的棉被,又餓又累,在麥當勞睡著了。醒來被即將合租的室友“餃子哥”帶走,把存著高中和大學期間所有照片和電影資源的移動硬盤和筆記本電腦落在了M記。后來想起去找時,早已不知被哪個“撲街”順走了。我從那時候,就對香港印象一點都不好。

但是,我還是被香港校園的文化所浸染了。這里有便宜的食堂讓我飽腹,老師和同學都很Nice。我跑去中大看朋友,發現這是整個一片山,其中有植物園還有好幾個圖書館還有21個食堂,震驚了。后來有機會去了港大,看到了許多著名的地標包括那個雕塑??拼缶透鼊e提了,有個學長帶我走了一圈累得我半死。理工扎哈的賽馬會大樓,紅磚墻,都是我日后幾年步行回家路過的記憶(還有紅磡的好吃的)。教大大埔李嘉誠建的佛像我那時還沒有,嶺南感覺從來沒變過。其他學校都有老師帶學生去面試,我去的不多印象模糊了。

還記得,我在浸會讀書時,有基督教的社團教粵語,免費的,我尋思去聽聽唄。結果我一開口,那個胖乎乎的中年婦女老師就笑的不行,她越笑我越有感情的朗讀,每次她都拜托我別說了才停。教我的第一首粵語歌是麻將歌,“六嬸,三太公,打呀打籠通~”,第二首就是陳奕迅的“單車”了,這首歌每次唱不知為何我都想哭。

還記得,畢業那時,一個學姐邀請我參加婚禮,就在浸會后面那個教堂里,我準備了紅包,去了才發現原來沒人給錢都是給禮物的,可能是教徒的原因。沒好意思放下,后來私下給了她。

還記得,剛工作時,投了一堆簡歷,去了一個IT公司面試,因為他說的粵語我接受度就20%吧沒聽懂,只能磕磕巴巴英文交流??疵嬖嚬倌莻€面露難色的樣子我就直說“咱大家都敗浪費時間了”,敗,是大連話,就是別的意思。后來進了一家公司,賣香港保險需要牌照,去考PIBA“拍吧”背題,挺有意思的。

在香港7年租了6個房子,我在網上打游戲的ID,也從“沙田一霸”,變成了“九龍塘堂主”--“寶琳大寶”--“海灣軒軒主”--“Sky小Park”--“元朗小寶 ”,你們看看,好像越來越低調了哈。

我第一個房子,因為到期了香港房東不肯退2個月押金,還去灣仔那有個小額仲裁法庭,跟她鬧了一個小官司。這些年,我一直想著什么時候過去氣氣那個香港50歲的粉紅老處女,后來一個是沒到出時間,另外我也不生氣了。在香港的街市,我看到蔬菜處理的非常干凈漂亮,人家給你整條魚,嘁哩喀喳麻溜的,賊好。講真我在我的家鄉沒人這么弄的嫌麻煩。

有一次,剛從機場趕回公司加班,然后坐小巴,八達通忘充了,兜里一分錢沒有,還沒等我解釋完后面大媽幫我投了幣,感謝之余我也沒加上大媽的信,可能是咱魅力不夠。

有一次,我帶客人去太山頂拍婚紗,保姆車停錯了位置,A Sir一聽我一口大碴子廣東話,滿面通紅的解釋他們是從內地來的客人已經拍完打算走了,本寫好的500罰款直接給撕掉了,說記得下次注意。

 

(好像當年是去大澳還是梅窩時候拍的)

除了奪命小巴,還有不變的天星小輪,長洲南丫島的星星,馬灣的諾亞方舟和愉景灣的月亮。不是重慶來的重慶雞煲,北角碼頭有個做曲奇的賊好吃,我保證你不知道。有錢了海港城,沒錢東薈城也不是不行,鴨脷洲也挺神奇。麗茲卡爾頓的俯瞰維港,大嶼山大佛的震撼坐鎮,超級高效的香港機場。

還有那些香港電影和音樂,給我們帶來太多的美好。

 

我原先跟朋友一起做“活石學院”,就已經深港兩地來回跑。后來創立目路以來,基本都在深圳公司,疫情后就沒回過香港。

每次跟香港團隊開會,我也擔心他們,不過這兩年也這么過來了。

年后以來,深圳疫情的情況也急轉而下。

《權力的游戲》里說,“你們出生在夏天的,何曾知道什么叫恐懼”,然而,winter is coming!我個人住的地方和公司都是2.22日開始封閉。

 

而自年后香港疫情以來,我都一直高度關注,因為朋友圈里也太多在這生活的朋友了??吹矫刻煨略龅臄底?,感受到學生們的恐慌,我們都很焦急,我想幫助我的第二故鄉。這個時候不出手,那啥時候?講真我覺得這是過去20年香港最大的危機都不為過。

先是第一時間聯系了在校的學生,了解現狀。

 

在我還未封閉之前,就聯系了港大醫學院一位師兄——原本是給學校實驗室和學生用的核酸快速檢測試劑盒,Delta 和 Omicorn都是可以檢測的,也已拿到FDA,CE的認證,鼻子和喉嚨和口水三合一。

 

我們于2.18-19開始,陸續聯系了深圳福田區統戰部、中聯辦、香港各院校學生會和內地生組織、民間組織等。貨源方廠商也表示正常批發及市面價格要30-50HKD每盒,那么既然我們是捐贈,作為善舉,他們也愿意支持我們給到更低的出廠價。物流順豐也是可以盡量配合我們大量貨整批發出,中途由于深圳疫情原因,公司也封了,稍慢了點。

 

終于,第一批貨,接近4000只自檢盒分別寄出,給香港11個收貨方。

也因為,香港很多地方已經停止派件,中間經歷了不同的地址更改和協調。

Anyway,目前都收到并且已派發給需要的學生和百姓了。

 

 

 

 

 

反正我們覺著吧,公司和家里小區都被封,但是這個事也要做,這是個態度。我們不管是啥組織,是什么樣的人收到,是學生是街坊阿婆是中年大叔對他有一點點價值,能起到一丟丟作用,就行了唄。

 

 

 

 

 

有個派發的小視頻,希望阿婆阿叔健康長命~

,時長00:22

 

 

也辛苦各位組織者志愿者,眾心共力,希望香港快快好起來度過此次難關。

歡迎大家持續關注我們,近期還會組織送出第二批物資,有未能觸及需要的在港學子也可以私信我們,公司尚余部分物資(物流限制未打包走)可以贈與各位哈~

可以小紅書點贊or評論or自己發內容@目路教育Seepaths。并私信我們領取哈~

以下為部分收到物資組織的反饋~

 

 

 

我在香港,辣么多年,包括很多咱們老師。說是現在的疫情,還是之前社會動亂,還是之前香港保險火爆,都見證了這個Decade十年。

有的人畢業后or工作幾年就離開了香港,有的老朋友還在這里堅持,守護夢想,全家都過來發展生活,還有的新面孔剛過去,新鮮又嫩,等著成熟呢。

更多的他們,都從少年,意氣風發的菁英,成長為了寶媽,孩兒爸,但我們繞不開的話題,都是“香港”二字。

您覺得我們這個行動有意義,可以幫我們轉發讓更多人看到,參考一下,可以這樣實現。有一點感觸的,也可以聯系我們來一起做這個事嘛。

 

我也知道: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獨地過冬。我們幫不了誰。但不管多么杯水車薪,我都覺得有意義。不僅是對受贈者,更是對我們自己來說——

所有人都會死,但不是所有人都活過。

難離難舍,想抱緊些。我曾似男兒伏于香港的肩膀,如今香港更需要祖國的臂彎,沒問題小事兒哈。

我雖是浸會大學畢業的,不過抱歉我不相信上帝,但是如果這次疫情盡快過去少些疾苦,我會盡全身心感謝他。

本文作者

Andy大大

目路教育創始人

港漂老Babe

真人比照片帥

喝酒比吃肉多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